•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陳嘉珉:《紅樓夢》最偉大的兩個地方

    2018-08-13  陳嘉珉

    中國文人似乎有個共識:以為閱讀、欣賞《紅樓夢》是國人有一定文化品位的標志。可是我從中學時候起,通過各種形式的載體,把《紅樓夢》故事觀賞品讀了無數遍,卻是感覺越看越無聊,怎么也看不出它可歌可泣的“好處”來。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在北大聽一位著名紅學家演講,這位博學儒雅的老先生侃侃而談,盛贊《紅樓夢》在多個文化領域的意義和價值。我極認真地聽了之后,仍然沒有對此書產生絲毫的喜愛之情,反而更堅定地認為它確是一部無聊之書,一部描寫無用之人的無聊、無用之書。而且我甚至認為:一個民族、家族和家庭要培養出有氣質和作為的男人,這樣的人一定不能看《紅樓夢》,或者看了必須鄙棄它,否則“男人的一半”一定是“女人”,一定碌碌無為并且還要無事生非地自造人生的痛苦和煩惱。

    在忘記《紅樓夢》數年之后,近兩年在研讀佛經的過程中,我突然發現:《紅樓夢》有兩個非常偉大的地方。第一個偉大的地方,是這部近百萬字的巨著告訴我們:人生是一場很好玩、很有意義的游戲,因為人生的折騰特別有味道。在我的人生理論中,我認為折騰是超人力量安排的人生內容,沒有折騰就沒有人生。而在《紅樓夢》里,作者恰是別出心裁、細致入微地描寫了人生的折騰,書中充滿賈寶玉和林黛玉這兩個生長福中、吃穿無憂的貴族青年愛情折騰的無數精彩回合,使迷戀折騰的凡夫俗子們觀賞得如癡如醉。

    《紅樓夢》第二十九回題為“享福人福深還禱福,癡情女情重愈斟情”,其含義就是:人生需要在“福”、“情”等諸多方面無休無止地折騰,這樣人生方顯得是有內容和意義的。恰在這一回,作者比較集中地描寫了賈寶玉和林黛玉之間的愛情折騰。賈林相愛,卻從不坦率地說清道明,而要真真假假、似有若無地折騰出許多的故事來。人心是個怪,折騰啊折騰,小事當大事折騰,無事便找事折騰,這不僅是小說的精彩之處,也是人生的精彩和誘人之處。曹雪芹說,賈寶玉從小患有一種“下流癡病”,這個“病”用我的話來講,就是“折騰癖”,像偉大的魯迅一樣患有折騰癖,只不過賈寶玉更多地是感情上的折騰癖。他“早存了一段心事”,一直愛著林黛玉,“只不好說出來,故每每或喜或怒,變盡法子暗中試探”,加倍地折騰別人和自己。而林黛玉呢,“偏生也是個有些癡病的”,“也每用假情試探”,也是個了不得的折騰癖。在他倆之間,“你也將真心真意瞞了起來,只用假意,我也將真心真意瞞了起來,只用假意”,如此真假摻拌相斗,“其間瑣瑣碎碎”,就“難保不有口角之爭”了。正如作者所言,這對小情人常將“求近之心”折騰成“疏遠之意”,“看來兩個人原本是一個心,但卻多生了枝葉,反弄成兩個心了”。可是如果“一個心”,不分開成“兩個心”來計較和折騰,那愛情和人生又有什么內容和意義呢?

    很多不愉快的人生折騰,總是難免要后悔的,賈寶玉和林黛玉之間的折騰也是這樣。當他倆聽到賈母抱怨“不是冤家不聚頭”的話語之后,突然好似參禪一般,都低頭細嚼此話的滋味,都不覺潸然泣下。雖不曾會面,然而一個在瀟湘館臨風灑淚,一個在怡紅院對月長吁,卻不是人居兩地,情發一心么!人在經過一番痛苦的折騰之后,常會發出“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事后聰明”之嘆。可是你如真的“早知今日”而沒有了“當初”,那“當初”的一段人生又有何內容、刺激和意義呢?那過去的一段豈不就變成一片空白,那“活人”豈不就變成無滋無味的“死人”了嗎?因此這部著作很用心地警示我們,要得人生和愛情的豐富多彩、刻骨銘心,就不能畏懼折騰、討厭折騰,不能以追求效率的方式去生活,必須積極地投入到無中生有、煩瑣不堪的折騰中去。

    而今我看《紅樓夢》的第一感覺,就是曹雪芹是中國描寫愛情折騰的第一高手!該書把世俗社會中生活、愛情折騰的偉大、精彩渲染到了極致。只要你細讀此書,就會感覺所有人間的愛情折騰都相形見絀。我讀了情學巨著《紅樓夢》,對其余的愛情故事書不再產生濃厚興趣;而讀了性學巨著《金瓶梅》,卻毫無“性盡”之感,仍然對性的故事富有興趣。我想這就是《紅樓夢》比《金瓶梅》高一籌的地方:前者已經把“情”折騰“絕”了,而后者遠沒有把“愛”做到“高潮”。

    《紅樓夢》第二個最偉大的地方,是它給惡性循環、達到極致的人生折騰,安排了最好的結局、指明了最佳的出路。在我的人生理論中,我認為人在世上唯有快樂最重要;但超人力量給我們安排的人生折騰有苦有樂,甚至有時苦多于樂。因此追求恒久的人生快樂,一方面要積極勇敢地投入成功的折騰,充當折騰的“戰士”;另一方面還要學會超越折騰,做一個脫離折騰的“超人”。

    正是基于以上觀點,每當我憶起《紅樓夢》時,就十分慶幸林黛玉死了、賈寶玉出家了——兩個“折騰癖”都通過“超越”找到了他們各自最好的歸宿。否則,如果他們走到婚姻這一步,一個完美的家庭定會被折騰得四分五離、破碎不堪。那么曹雪芹就得再寫一部“黑樓夢”、“白樓夢”什么的,重演這兩個感情和快樂虐待狂、折騰癖的悲劇了。可是如果真有一部《紅樓夢》的二部曲“黑樓夢”或三部曲“白樓夢”,那絕對是畫蛇添足、多而不當的,因為賈、林二人的愛情折騰已經被作者推到了頂峰,往前行走哪怕半步,都是風景不再、索然無味的下坡路了。

    《紅樓夢》不僅是偉大的(折騰),而且是完美的(超越),因為它給那個曠世奇妙的偉大折騰一個史無前例的完美結局——林黛玉一定要死,賈寶玉一定要出家。因為林黛玉只有通過“死”,才能超越人去情了的折騰結局。林黛玉一死,賈寶玉的人生折騰即達到高潮,世俗人生之路走到了盡頭。如果賈寶玉也一死了之,就落入了人生和小說的俗套,顯不出“佛”的偉大來,因此他不能死,而必須出家!作者的極高明之處,正是通過賈寶玉“出家”獲得“新生”的終了之筆,給那些被人生和愛情折騰得瘋癲異常、痛不欲生的凡夫俗子,指出一條現世唯有的脫離和超越折騰、追求永恒心靜與快樂的至極之道。對此我猜想曹雪芹一定是個佛學家,《紅樓夢》實質上是一部佛家著作,或者說就是一部佛經。因此讀《紅樓夢》,如果讀不出其中的佛性和覺悟來,就是沒有讀懂作者,就是不解“作者癡”的這個“其中味”了,哈哈。

    200592日)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淘宝代码生成网站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