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分享

    更多

       

    陳嘉珉:《源泉》——世界上最好的小說(三)

    2018-08-14  陳嘉珉

    (三)

    《源泉》的第三個“最好”,是它有一個重要的愛情觀點:愛的前提是分別;分別什么呢,即分別你和我。就是說首先要有一個你,要有一個我,而你是你、我是我,然后有了緣分,才會產生愛。可是超人力量植入人體的本性之一——愛——有一種特質,就是愛在本質上是一個“殺手”,它不允許你、我獨立地存在,愛有一種強大的本性力量,要活活地把你、我殺掉。愛的這種殺傷本性,表現在女人身上要比表現在男人身上強烈得多。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相愛、做愛,她的各種喜怒哀樂、酸甜苦辣都要訴諸對方;她不允許對方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她要把對方的生活、工作、人際關系、經濟收入等全部管起來。陷入愛情中的女人先把自己殺了,然后她也要把對方殺掉,最后把愛情殺掉。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而女人就是掘墓人。墳墓意味什么?就是說婚姻必然地、公然地、合法地把雙方都殺了,互愛的雙方合二為一,各自都要死掉,自然最后愛也死了。

    有個男人說:我現在不愛女人,我只是玩弄女人。我問他“萬一那個被你玩弄的女人愛上你怎么辦呢?”他說“單純那個女人愛我,比我也愛她的結局要幸運得多;她愛我,只是她一個人完蛋,如果我也愛她,那就兩個人都完蛋”。可見愛有一種順理成章和勢不可擋的傾向,就是走進墳墓。當相愛的雙方走進婚姻墳墓的時候,就在人們的祝福中可憐地、無助地希望相親相愛、白頭到老。這種愛的可悲傾向是超人力量規定的呢?或是超人力量賦予人的情感和理智因素生發出來的呢?如果是后者,那么希望愛得永久的人完全可以人為地打破常規、超越普通愛的知識,讓自己不管進入多少次、多少種形式上愛的“墳墓”,都能沐浴在愛的陽光雨露中——而《源泉》里邊那個偉大的洛克和多米尼克的愛,就實現了這種至高無上的價值。注意:他們二者是戀人,卻不是夫妻。

    《源泉》中的女主人公多米尼克把自己嫁給一個她不愛的人,卻是為了永葆她和另外一個男人真正的愛。那個主人公、名叫霍華德·洛克的偉大男人,同樣以非凡的行動和對愛情的深邃理解回應了她所愛的這個女人。洛克在多米尼克新婚之后的告別談話中說:“如果你現在和我結婚,我會變成你的全部。那時我將不會想要你,你也不會想要你自己——所以你將不會長久地愛我了。為了說‘我愛你’,一個人必須首先知道如何說‘我’,現在我本可以從你那兒得到的那種屈從,只會讓我變成一個徒有外表的軀殼。如果我要求這個,我會毀了你。這就是我不想制止你的原因。我將讓你回到你丈夫那兒。”洛克對愛的理解異常絕妙、非常深刻,他認為要有真正長久的愛,必須首先知道如何說“我”,如果“我”都沒有了,那么我對你的“愛”將生發和附著于何處呢?如果完整的“我”變成“你”的全部,那么我還會想要你嗎?如果我的全部都是你的一種屈從和所有,那么你還會愛我嗎?那么你對我的擁有還有意義嗎?因為你這樣地擁有我,跟擁有你身體上的某一部分完全一樣啊。為什么有人說“握著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握右手”,就是因為夫妻已經合二為一,那種分明的“你”、“我”之間鮮明的愛情已經死亡了。男人為什么喜歡“別的”女人,女人為什么也喜歡“別的”的男人,就因為那是兩個人,是完全分別的“你”和“我”,是時有時無而絕對存在的“兩個”人。

    多米尼克在嫁給彼得·吉丁的六個月時間里,是一個一直與家人和和氣氣、恭敬孝順、任勞任怨、百依百順的妻子。可是吉丁不能忍受這種沉默與和平,“無論我說還是不說,對她來說根本沒有什么區別。好像我不存在,永遠都不存在……這比死亡還糟糕——比從未降生還糟糕……”連吉丁的母親也說:“我不能忍受了,如果她對我發一次脾氣,罵我一頓,向我扔東西,那倒好了。但是我不能忍受她這樣了。”有一天吉丁終于忍無可忍,打破了和諧平靜的狀態質問道:“多米尼克,你從沒說過,一次也沒說過,你在想什么、不想什么。你從沒表達過一種愿望,任何一種愿望。”為什么吉丁先生會如此恐懼多米尼克的屈從與沉默,而渴望她能證明自己的獨立存在呢?因為他需要愛,而對方絲毫不表明自己的存在,就等于愛的死亡了。這個陪伴吉丁六個月的多米尼克,跟美麗無比的充氣娃娃有什么區別呢?毫無區別啊,這就是吉丁和所有人都不能忍受的地方。

    多米尼克的愛情觀是驚世駭俗的,甚至是傷風敗俗的,但她是所有真實男人內心的尤物,她與洛克這個橘紅色頭發的堅定男人之間互不屈從、互不相屬,是兩個完整獨立自由的人,因此愛在他(她)們之間一直存在。多米尼克曾經問過:“洛克,你愛過一個人嗎?”“現在還愛著。”洛克平靜地說。“但當你穿過一座建筑時,你覺得這樣的愛更偉大是嗎?”洛克不假思索而坦率地說:“對,偉大得多。”多米尼克尊重洛克另類執著的愛,這其實是一種自信,也是自己自由存在的有力證明。由于具有彼此之間鮮明的分別,在人間沒有任何一種愛,比洛克和多米尼克之間的愛——更為持久、真實和感人。

    這種分別“你”、“我”的愛情觀,是和書中追求個人自由、獨立創新的人生理念一脈相承的。這種愛附麗在人生最有價值的追求上,令人景仰,令人向往。

    2007919日)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淘宝代码生成网站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