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堅持對華友好的老杜,有多少明槍暗箭想阻斷他?

    2018-10-09  超耐磨鋼

    文/胡一刀


    如果杜特爾特不再是菲律賓總統,這個東南亞國家的對華態度會“變天”嗎?


    這段時間,這個問題成為不少中國人和菲律賓人的一個關注點。因為除了之前老杜自己吐露真相,他上任后遭遇政變、暗殺、彈劾外,最近人們又多了一重擔憂……


    老杜的身體健康程度,能支撐到他完成這個任期嗎?

    1

    一場虛驚


    自打杜特爾特成為菲律賓總統后,中國與菲律賓的關系馬上從阿基諾三世時代扭轉過來。而老杜因為在國內大力反毒反恐,外界看著很強勢。但是,他上任后遭遇的政變、暗殺、彈劾……一個都不少。


    最近,杜特爾特還陷入“身患癌癥”傳聞的風波。



    事情的起因是杜特爾特上周在馬尼拉演說時,突然暗示自己身體狀況惡化。他披露道,在3周前接受內視鏡和結腸鏡檢查,結果顯示其消化道有“腫塊”,醫生要他再次接受檢查。他當時很吃驚,也嚇壞了。


    說白了,這是要診斷消化道和結腸是否有腫瘤或者已經是癌癥。


    杜特爾特在演講時甚至表示,如果醫生確診查出的是癌癥三期,他將放棄總統的職位。“我不會在總統辦公室里延長痛苦。”


    而上周末,杜特爾特在沒有事先宣布的情況下,突然現身香港街頭,被媒體拍到。于是有媒體傳言稱,杜特爾特去香港實際是為求醫。為了避免引起菲律賓國內的猜疑,菲官方迅速回應說,杜特爾特只是前往香港度假。


    客觀說,老杜今年其實已經73歲了,比美國那位特沒譜總統還大一歲。所以,菲律賓國內民眾對杜特爾特總統的身體狀況及健康程度非常關心。因為,這可能關乎這個國家的穩定和未來。



    關于杜特爾特的身體健康,菲律賓一家民調機構在今年9月15日至23日對國內民眾進行了一次調查,10月8日公布了結果。


    這份調查顯示,61%的受訪者都表示總統的健康狀況是公共事務,因此,民眾應該得知其健康狀況。33%的受訪者認為杜特爾特總統的狀況是私事,因此,民眾不需要知道其健康狀況。


    同時,結果還顯示45%的成年菲律賓人認為杜特爾特總統有健康問題,26%的人認為沒有健康問題。29%的人表示不清楚。


    為了緩解國內民眾的焦慮,菲律賓總統發言人向民眾保證,如果總統患有嚴重疾病,一定會第一時間告訴民眾,并做出妥善的政治安排。


    就在10月9日,好消息傳來。



    菲律賓現任內政部長愛德華多·阿諾當天表示,杜特爾特總統在一家私人醫院接受檢查后,確認沒有罹患癌癥。阿諾當天對媒體記者說:“他(杜特爾特)告訴我們,醫生從他腸子里提取的樣本被檢測出呈陰性。”

    2

    政變、暗殺


    正因為老杜治下的菲律賓和阿基諾三世領導的菲律賓,在對華態度及政策上有著天壤之別,所以刀哥看到,有不少中國網友對老杜的身體健康很擔心。但是,除了健康,杜特爾特還必須提防“暗箭”。


    前一段時間,“菲律賓發生政變”的傳言不斷散播,逼得杜特爾特不得不在菲律賓一檔電視訪談中對這些傳言做出回應。老杜表示,政變?有!暗殺?也有!



    老杜在一個多小時的電視訪談中,不光回應了有關政變和暗殺的傳聞,他甚至向那些想要對他圖謀不軌的人喊話,“現在就開始吧,不要拖拖拉拉”,“如果爆炸不能成功,那就刺殺吧。我很樂意死在你們手里,至少我不是病死的”。


    老杜說,自己現在不論在哪里,都有總統安全小組的人在周圍一直保護他,以前經常做的事情,現在再也不能做了。比如,過去他還可以在購物中心閑逛,而不會被人圍觀。


    老杜自2016年5月贏得菲律賓總統大選上任以來,除了改變了之前菲律賓政府“媚美反華”的外交政策,還強力推進反毒行動。這不僅在國內引發抗議,也引起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批評。


    對于外界的質疑,杜特爾特多次予以強烈反擊,誓言將反毒戰爭堅持到底。而且,他還堅持要在菲律賓繼續推進反腐,這讓他在國內樹了不少仇敵。


    老杜與特利連尼斯(右)


    此前,老杜發布公告,宣布撤銷前總統阿基諾對參議員特利連尼斯的特赦令,稱特赦無效并將重新起訴和抓捕特利連尼斯。這一決定在菲律賓政壇引發風波。一向與老杜不和的菲律賓副總統羅布雷多也站出來反對,聲援特利連尼斯。


    這個特利連尼斯是個危險人物,與菲律賓軍方的關系密切,曾在前總統阿羅約執政時期兩次發動軍事政變,因失敗被捕,后被前總統阿基諾特赦。


    特利連尼斯甚至在老杜發出公告后還叫囂,菲律賓的現役軍人和退役軍人都站在他一邊,對他深表同情。他說,“軍人們知道這是總統的一項政治決定,他們很困擾和矛盾,他們不想在政治事件中被利用”。


    特利連尼斯還高調表示,杜特爾特政府沒有牢牢把握住國防部和菲律賓軍隊。


    此前,老杜引述“友好國家”提供的情報表示,國內左派政治勢力和反政府武裝組織、 “麥達洛”組織和反對派“黃黨”曾經串聯和密謀發動軍事政變,打算在今年暗殺他,奪取政權。“這可能是個松散的謀反陣營,但他們確實有這樣的計劃。”


    羅布雷多


    杜特爾特所說的左派政治勢力,是指菲律賓反政府武裝“新人民軍”及其政治組織;“麥達洛”組織,則是由特利連尼斯參與的菲律賓前軍官組織,目前與菲軍方和警方過往密切;反對派“黃黨”,則是指菲律賓現任女性副總統羅布雷多領導的在野黨。


    不過,上述這些組織均否認他們曾經串通來意圖推翻總統。反對派自由黨的領袖、副總統羅布雷多說,該政黨沒有能力推翻政府,因為它們的黨員已經大幅減少。


    3

    政治變局


    盡管政變和暗殺的難度很大,但這些政治勢力并沒有放棄用別的方式,企圖老杜從菲律賓總統寶座上趕走。


    比如,聽起來文明很多的“彈劾”。


    那位特利連尼斯說,杜特爾特犯了可被彈劾的罪行。菲律賓眾議員亞禮哈諾早前也表示,杜特爾特可被控告違反《反竊聽法》。羅布雷多也指出,撤銷參議員特利連尼斯特赦的事件,顯示出杜特爾特政府“做事馬虎”,這削弱了杜特爾特政府的公信 力。


    老杜覺得所謂“彈劾”對他沒用,他擁有人民的授權,因此不怕任何顛覆陰謀。過去幾年時間里,亞禮哈諾也多次提出彈劾控訴。


    但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



    如果老杜真的被政變搞下臺,菲律賓是不是又會變成甘心充當美國“馬前卒”的國家?


    還真別說,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即便現在老杜還在臺上,在菲律賓國內仍不時出現一些聲音指責政府在南海問題上對華“太過軟弱”,認為菲律賓還是應該重新向“盟友大哥”美國靠攏。


    這就可以理解,杜特爾特有時候出于平衡國內政治力量的需要,不得不在南海問題上說幾句“硬話”。


    菲律賓是一個實行總統共和制的國家,其頂層政治設計基本照搬了美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分立的制度,菲律賓因此被稱為“西方民主的櫥窗”。但是,菲律賓的民主是這片“貧瘠”土地上結出的奇花異果,其中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其政黨制度。


    菲律賓并沒有形成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制度,政黨只為選舉而存在,為了參選獲勝而退黨和叛黨的情況在菲律賓可謂司空見慣。此外,主要黨派之間不存在明顯意識形態的差異——除了一些邊緣化的小黨,他們存在的目的只是為了獲得政權,因此更沒有組建全國范圍的政黨組織,政黨對黨員也沒有限制。


    在這種情況下,菲律賓的主要政黨在內政和外交事務上并沒有形成明顯的意識形態分野。


    雖然公共政策的制定——不論是內政還是外交,理想的狀態是以國家利益為決策依據,而非黨派、部門利益,或者個人利益,但在菲律賓的政治實踐中,國家利益往往只是個人或者集團追求私利的一塊遮羞布而已。


    菲律賓民眾的反貪腐示威


    為了增加自身的權勢,打擊競爭對手,菲律賓的政治家可以心安理得地犧牲公眾眼中至高無上的國家利益。


    在中菲關系的歷史上,這樣的案例并不少見。無論是2004年中菲北鐵項目,還是2005年中菲越三國的南海聯合海洋地震勘探協議,雖然項目的簽署可能在程序上會有些微的瑕疵,但在不少菲律賓學者看來,這些項目其實非常符合菲律賓的國家利益。


    而這些項目之所以最終一一流產,很大的原因就是菲律賓前總統阿羅約的政治對手,出于政治競爭的目的而發動的攻勢。比如利用大眾對政府的不滿情緒,對協議進行夸大或者歪曲。中國只是不幸成為反對派攻擊阿羅約政府的一個工具而已。


    可以說,幾十年來這一幕在菲律賓政壇上一再上演。


    盡管菲律賓并不存在對華態度明顯分野的政治派別,但菲律賓軍方的對華態度依然清晰可見。菲律賓軍方很少在對華政策上公開表態,但據很多中國專家的觀察和研究,受中菲海洋爭端的影響,菲律賓軍方一直將中國視為菲律賓國家安全上的潛在對手。


    即使在老杜上臺、調整菲律賓對華政策的今天,菲律賓軍方內部對中國依然充滿警惕。



    而且,一直以來,菲律賓與美國軍方維系著密切的關系,兩國之間簽署有共同防御協定和訪問部隊協定,這種制度性的合作在菲律賓軍方內部培育了強大的親美勢力,這些親美勢力可能并不積極發展對華關系。


    美國在菲律賓的影響不止于菲律賓軍方內部,如今活躍在菲律賓政壇上的幾個知名的反對派政治家,如前外長羅薩里奧、現任副總統羅布雷多等人無不與美國維系著密切的關系。


    歸根到底,菲律賓總統是外交政策的最終制定者,他掌控著國家對外政策的方向。正如杜特爾特本人,如果其有足夠的政治魄力,就足以跨越國內政治分歧,扭轉對外政策的方向。但是另一方面,在菲律賓社會內部培育對華友好的力量,也依然任重而道遠。


    感謝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副所長代帆對本文的貢獻

    (圖片來自網絡)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淘宝代码生成网站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