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分享

    更多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賞析四

    2018-10-10  鏡泊書院
    語文學習的外延等同于生活的外延。向大師學習,觀察、識記、理解、運用,才能豐富我們的語言倉庫,熟練我們的語言技巧。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敘事生動,寫人也出色,最感人的是塾師形象。對先生這個人物也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認為他是一個封建老頑固,作者對他是暴露和抨擊的。其實不然,如作品所暗示的,魯迅對先生是“很恭敬”的,作品一開始便以簡潔的線條描繪出他古樸的形象,接著,以肯定語句,介紹了他的品性。在魯迅的筆下,這位老先生似乎也并不太“嚴厲”,學生行禮,他在一旁“和藹”地回拜,備有一條“戒尺”,定有“罰跪”的規則,但都不“常用”。通常也只是“瞪幾眼”,大聲嚷道:“讀書”。管制似乎也并不太嚴,學生不是都能溜到小花園里頑皮,課間也能偷偷地嬉耍么?但他刻板、迂倔,顯然在他看來學生是只許攻讀經書子集,其他都是不正經的,不許涉獵。課讀那一場景卻又映現了他性情的另一方面:樸真。只見學生都悄沒聲兒各自嬉戲去了,就他一人大聲讀書,面帶“微笑”,“將頭仰起,搖著,向后面拗過去,拗過去”。那聲音,那表情,那動作,自我陶醉,神游其間,真是活顯出一個迂老夫子的天真靈魂,可愛極了。不可否認,魯迅在對這位善良老人的描繪中,隱含有調侃之意,但其間多的是溫和的微笑,眷念的深情。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像一首優美的散文詩。文字素樸雋美,幾乎全是白描,然而神態逼真,形象飛揚。白描之所以生動,首先在準確,菜畦綠油油、水汪汪的,所以“碧綠”;石井欄多年輕人攀爬,自然“光滑”;皂莢樹干粗枝繁,用“高大”修飾再好不過;桑椹已經熟透,因此“紫紅”;油蛉鳴聲細弱恰似“低唱”,蟋蟀聲調鏗鏘,故如“彈琴”;覆盆子果實小巧玲瓏,因而“像小珊瑚珠攢成的小球”。這些都是以一詞繪寫了物象的形態,作者把狀物與寫意聯系在一起,以簡約而富有生命力的筆調,傳達了百草園的風韻,做到如古人所說的“淡墨足以傳神”。敘事寫人更是簡潔素凈,掃雪、搬食、支篩、拉線、捕鳥層次繁多的過程,僅用百來字就栩栩如生地勾畫了出來,遇艷、識妖、驚恐、脫獲,曲折緊張的美女蛇故事,也僅用兩百來字便說得清清楚楚。有時,作者應用排比句式,表現人物的內在情緒,如在描寫課讀時,運用“有念”四個排句,那內容均是古書的摘句,照理比較枯燥,但一經排列組合,卻化腐朽為神奇,幻成一幅生動的形象,展現了書房中搖頭晃腦,人聲鼎沸的讀書情景。拙而巧,樸而靈,諸凡上述種種,均表明作者的語言技巧已臻極高的藝術境地。
      
      二、文本分析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前半寫自己童年在百草園的快樂時光,后半寫學塾中的上學生活和老師。在對自然和學塾場景描寫以外,還寫了三個不同身份的故鄉人物。 
      
      “我家的后園有一個很大的園,相傳叫做百草園。現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賣給朱文公的子孫了,連那最未次的相見也已經七八年,其中似乎確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時卻是我的樂園。” 
      
      文章首先破題,從百草園講起。這百草園雖然早已經是別人家的了,“似乎確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時卻是我的樂園”是以成年人的語氣講出百草園在作者記憶中的親切感覺。 
      
      接著的一大段描述一個生機盎然的百草園。魯迅先用概括的方法寫百草園的物什之多。他筆下的植物,“不必說碧綠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欄,高大的皂莢樹,紫紅的桑椹”這一層是靜物描繪,以各種植物最有代表性的特征進行粗線條的描寫。“不必說”三個字正說明這些物什是平常之物,有兒童式的夸張語氣,也是引出下文精彩描述的伏筆。“也不必說”引出百草園里的動物,長吟的鳴蟬,肥胖的黃蜂,輕捷的叫天子,簡單地選取三種動物,各以其叫、伏、直竄的代表性動作來描寫,說明這些動物在百草園中的生活是多么地自由。這里雖然用的也是鋪開的寫法,但是魯迅用得卻很簡明。“也不必說”也是欲揚先抑,為下文作鋪設。魯迅這廖廖幾十個字,百草園里各物的形影聲色便如活了一般。這里,我們可以看到魯迅極為出色的繪影圖形的描寫能力。 
      
      接下來“單”字一轉,引出園子的泥墻來寫。不寫園子而寫墻,墻竟然也是能給孩子帶來樂趣的場所,用的是烘托旁襯法。油蛉的低唱,蟋蟀的彈琴,既是擬人狀物,又暗示出園子里既是各種小生物的天堂,也是孩子的樂園。從蜈蚣、斑蝥到何首烏、覆盆子,這里的動物植物都讓孩子感到新鮮。單是泥墻就有如許的樂趣,我們自然就會想到,這百草園會給孩子們帶來多少快樂了。 
      
      這一部分是描寫兒童在自然中的樂趣,重在表述自然給孩子的啟示和快樂。 
      
      這段中一句不大經意的話,為下一步進入人的教育作了一個鋪墊: 
      
      “有人說,何首烏根是有像人形的,吃了可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來,牽連不斷地拔起起來,也曾因此弄壞了泥墻,卻從沒有見過有一塊根像人樣。” 
      
      這里,成人所說的話,引出了“我”的興趣。我拔何首烏的經歷,卻讓我對成人的教訓產生了懷疑。成人的教誨和兒童自己的生活體驗總是有著反向的結果。這是魯迅這篇文章的基本框架。我們也知道,成人的教誨和我自己(兒童)的理解力之間總是有著差距,但是,這篇文章的許多地方講的都是一個相同的經歷模式:兒童從成年人那里接受教誨,按照教訓到生活中去體驗,結果卻多是錯誤的。這是用反諷的方法說明成人在兒童教育上失敗,是一種典型的反向敘述。這種敘述類似于一個證明的程序,其中包含著一些隱蔽的結論,即知識不是教出來的,而成人也多是不可為師。 
      
      所以,在下面的段落里,魯迅就談到了成人教育兒童的方法在兒童中的反應,并引出長媽媽和閏土父親等故鄉人物,美女蛇故事和捕鳥的敘述則分別寫出了鄉下人迷信的思維和高超的捕食能力。重點雖然在寫作者和他們之間的深厚的情感,照應的卻是題目,“百草園”——鄉間和自然。寫的是自然中各種可愛的生物(包括愚昧的鄉民),自然和兒童間溫馨的親和力。 
      
      在對百草園的回憶作了非常節制的敘述以后。魯迅用了一種情境突轉的手法,在這種對自然的敘述漸入佳境時,在情緒達到高潮時,引出了文章的第二部分,講述他的學生生活: 
      
      “我不知道為什么家里的人要將我送進書塾里去了……” 
      
      作者先以兒童哀傷的語氣發問,家里大人為什么送他入學。然后,連用三個“也許是”外加“……都無從知道”,來加強兒童對成年人意圖的懷疑和不信任感。“Ade,我的蟋蟀們!Ade,我的覆盆子們和木蓮們……”的語氣是孩子式的,但是用了成人式的戲仿。強烈地表達了作者離開百草園時依依不舍的心情。 
      
      而對書塾和老師的描寫,也是運用兒童無知的視點。除了對上學和學生戲耍場面的描寫,我們都會認為這里對先生的兩處描寫很精彩。下面我們來看魯迅對他的老師的描寫。 
      
      “第二次行禮時,先生便和藹的在一旁答禮。他是一個高而瘦的老人,須發都花白了,還戴著大眼鏡,我對他很恭敬,因為我早就知道,他是本城中極方正,質樸,博學的人。” 
      
      這里魯迅先用幾個代表性的特點(高而瘦、須發花白、和藹)對老師作了簡要的交待,然后,用了很經濟的三個場景,很傳神地描繪出了老師最精彩的幾個側影。 
      
      先說他的博學。“我”正好有典故去請教,卻不料老師說“不知道”“臉上還有怒色了”。這里暗中有著與和藹和博學的交待的照應。 
      
      “我這才知道做學生是不應該問這些事的,……所謂不知道者,乃是不愿意說。年紀比我大的人,往往如此,……” 
      
      這里又是一種反向的敘述。雖然兒童是在自我解剖,可是,我們感受到的是一種對“博學”這種名號的揶揄。當然,這里并不是判斷老師是否博學。魯迅設計了一個悖論式鈕結在里面。雖然是寫往事,卻是在戲謔當世成人的各種成見。事實上,無論是“我”還是讀者,是不能依“我”的敘述來判斷老師學問的深淺的。博學是成人的觀念,并無必備的標準。不知“怪哉”為何物不能說明老師有沒有學問。無論何等博洽的人,也不能成為通事解人。但在兒童看來,全城里大人以為是的,定然不錯,因為都是大人們教導孩子事理。從兒童的角度,暗中點出成年人也有許多和兒童一樣的信仰。方之今世,成人們何嘗不也是迷信大人物、相信博學的大人物能解決一切難題嗎。這也是從兒童的幼稚來推知世人對名人尊崇現象的反諷。 
      
      而最精彩卻是對老師讀書的描述: 
      
      “我們的聲音便低下去,靜下去了,只有他還大聲朗讀著:‘鐵如意,指揮倜儻。一座皆驚呢~~~~;金叵羅顛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 
      
      我疑心這是極好的文章,因為讀到這里,他總是微笑起來,而且將頭仰起,向后面拗過去,拗過去。” 
      
      這幅人物描寫,抓住了老師的幾個動作,便活動了一個質樸而有情性的先生。他的老師—一個鄉下的私塾先生,在現代社會,已經成了逝去的風景了。椐魯迅弟弟周建人回憶,魯迅老師名叫壽鏡吾,確是紹興城內有名的秀才,正是個方正的塾師。想來魯迅的正直,也會有這位先生的影響吧。而魯迅,雖然有過在大學教書的經歷,卻總是不能和許多名流教授相容。他內心深處,一定有著這個老師的影子吧。 
      
      魯迅曾在《破惡聲論》中提到“偽士當去,迷信可存”。在今天的學者看來,就是反智主義了。魯迅也大約總愛和文明人有些不平吧。在這篇回憶少年生活的文章中,他對于曾對他的少年心靈產生影響的鄉下風景和人物,都給了以溫馨筆致加以描寫。而文章之外,卻似乎是處處對于居于文明地位的當代學者名流,進行著各種方式的諷刺。言在此而意在彼,這才是魯迅式的回憶文章的重要特點吧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淘宝代码生成网站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