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分享

    更多

       

    湖广填四川:中国移民的世纪悲歌

    原创
    2018-11-28  最爱历史...
    1

     

    康熙二十一年(1682),当新任四川荣昌知县张懋尝,带着7位随从抵达荣昌县城时,他万万没想到,一场猛兽之祸由此开始。

     

    当张懋尝进入荣昌县城后,让他?#24247;?#21475;呆的是,全城死寂空无一人,“蒿草满地”。正当大伙感觉纳闷时,突然,一群老虎猛地蹦了出来,张懋尝主仆八人惊恐之下慌忙逃命,怎?#20301;?#21475;凶猛,转眼间,张懋尝的7个随从,就有5人丧生虎口之下。

     

    张懋尝从虎口下侥幸?#30001;?#30340;这一年,清廷刚刚平定三藩之乱中吴三桂进入四川的军队。此时,从明朝末年的张献忠屠川,到清军与明军的厮杀,再?#30001;?#21382;时?#22235;?#20043;久的三藩之乱(1673-1681),历经四十多年的战乱、厮杀、虎害和瘟疫等天灾人祸,四川全省人口已经从明朝万历六年(1578)的600万人,锐减至不足50万人。全省90%的人口丧亡,“合全蜀数千里内之人民,不及他省一县之众” 。

     

    清朝初期的四川,是中国虎患最为严重的区域。

      

    其实,早在公元263年的三国蜀汉末期,四川人口就已高达百万;到南?#25991;?#26399;,四川人口更是一度增长至近千万;此后在蒙古人的屠戮下,四川人口锐减,经历明朝的移民和繁衍生息,到明朝万历六年(1578),全省人口一?#28982;?#22797;至600万人。但没想到明末清初这场历时四十多年的战乱,竟然将四川一度打回了原始社会。

     

    人退则虎进。

     

    早在张懋尝虎口?#30001;?#20043;前,顺?#25991;?#38388;,四川南充知县黄梦卜就向上级汇报说,他原来在南充招徕了户口人丁506人,没想到这批人被老虎吃掉了228人,病死55人,“现存223人”。黄梦卜不死心,又招徕了74人到南充落户,没想到,这74人中,又有42人被老虎吃掉了。

     

    据《南充县志》记载,当时的县衙门、学宫全部成?#27515;?#34382;的洞窟,?#28798;?#21335;充知县黄梦卜无比感慨地说:

     

    “夫南充之民,距府城未远,尚不免于虎毒,而别属其?#25105;?#22570;哉?”

     

    2

     

    老虎横行四川的时候,康熙?#23454;垡卜?#24120;烦恼。

     

    其实早在康熙的父亲顺?#25991;?#38388;,顺治十六年(1659),清兵攻占了整个四川,但统计人口发现,整个四川,官方所能掌握的人口,竟然?#30343;?#19979;16096丁(户)、共92000多人。正当清廷开始招徕国内各地人口到四川开垦时,不料三藩之乱又起,随后吴三桂的军队进占四川。好不容易恢复起来的几万人口,转眼就在为时?#22235;?#20043;久的三藩之乱(1673-1681)中死伤殆尽。

     

    曾经的天府之国,此时已经化为老虎纵横的人间?#38431;?#22235;川残破,则国家内陆不稳,于是康熙决定,通过大批量人口移民来填实四川,以此来挽救、振兴天府之国。 

     

    “湖广填四川”真正拉开帷幕,是在康熙时期。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一场历时一百多年、浩浩荡荡的“湖广填四川”运动,开始了。

     

    就在荣昌知县张懋尝汇报从虎口?#30001;?#30340;第二年,康熙二十二年(1683),康熙?#23454;?#19979;发了一道圣旨,号召大清帝国的子民积极前往四川垦荒,并表示四川境内土地,不管原来是有主还是无主,在没人耕种和缴纳粮税的情况下,新移民只要愿意去开垦,垦荒土地就全部归属新移民。

     

    土地,是农业时代人民的命根。只要愿意开垦,就可以免费拥有梦想中的土地,这简直是天?#31995;?#19979;来的大馅饼,而且,这是由?#23454;?#39041;发圣旨保护、真实存在的“馅饼?#20445;?#20110;是,在临近四川的湖北、湖南、陕西、广东、广西、江西、福建、云南、贵州等地,在人民的口耳相传中,一支?#20960;?#22235;川的移民大军,开始陆续出发了。

     

    3

     

    关于源流,有一个永恒的命题: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在康熙年间,无数涌动在移民路上的人们会告诉你:

     

    我从湖广来,要到四川去。

     

    在这场“湖广填四川”的大移民中,?#32769;?#36827;入四川的人,也捡到了大便宜。

     

    康熙二十四年(1685),移民到四川广汉的平民张连义,意外发现他?#32769;?#25269;达的四川广汉凉水井一带竟然荒无人烟,于是,张连义拿着竹签和木片到处“插占?#20445;?#27809;多久就圈了2000多亩地,在当时,由于长期战乱后许多土地荒无人烟,因此?#32769;然?#24029;的部分土著,和?#32769;?#20837;川的移民们,只要随便拿个东西“插占?#20445;?#23601;可以圈个几百亩乃至上千亩地。

     

    在四川中江,从湖广一带移民来此的刘廷齐,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所占的田地“地界旷?#19969;保?#26377;?#26412;?#28982;一个多月都不能巡查完:“月余不能履其地。”而在一些偏僻的?#32435;?#22320;区,当时的新移民甚至“由人手指某处至某处,即自行营业”。

     

    手指到处?#28982;然?#20320;能看到的土地就是你的了,这种在今天看来近乎天方夜谭的奇闻,却是康熙中期,大清帝国真实存在的四川移民圈地景象。

     

    这种任由移民在四川随意“插占”土地的奇观,一度存在数十年之久,即使到了雍正六年(1728),迁徙到四川的移民,还可以由清廷官方以一夫一妻为一户, “给水田三十亩或旱地五十?#19969;?/strong> 。

     

    康熙年间移民四川三台的福建人后代陈兆溥,墓碑背面写着:“原籍闽省”。

     

    平定三藩之乱后,在清廷官方的支持鼓励下,经过湖广等各地迁徙进入四川的移民,大概每年为8000户左右。整个康熙年间(1662-1722),湖广等地进入四川的移民大概为155万人。当时,四川部分官?#22868;?#20110;丈量土地,以征缴钱粮。对此,康熙反而不着急。有一次,康熙就对四川巡抚年羹尧说:

     

    “为巡抚者,若一到任,?#20174;?#28165;丈田亩,增加钱粮,即不得民心矣!”

     

    康熙的意思是,四川久经战乱、土地空旷,所以先要给移民甜头,等到以后条件成熟了,再来清丈土地、征缴钱粮也不迟。

     

    到了雍正六年(1728),雍正?#23454;?#24320;始在整个四川推行清丈土地,并实行按?#23545;?#31918;、按?#21018;?#38134;的税制改革,这也是“摊丁入?#19969;?#25913;革的一部分。

     

    由于到了雍正年间,占了土地要?#20260;埃?#20110;是,一些在康熙年间“插占”了大量土地,?#20174;?#26080;力耕种开发的暴发户,不得不将大量土地贱价甩卖。雍正时期的四川,只要一两银子,就“可购十亩之地?#20445;?#29978;至还有“鸡一头,布一匹而买田数十亩者。有旷田不耕,无人佃种而馈赠他人者”。

     

    虽然历经明末清初的大规模战乱,但实际?#31995;?#20102;康熙、雍正年间,中国实际人口已突破1亿大关。在湖广等人多地窄区域,从四川传来的土地几乎是不要钱,或贱如白菜的消息,震撼了整个湖广地区的人民,于是,人们扶老携幼,目标只有一个:

     

    上四川。

     

    4

     

    以时间来区分,湖广填四川大概可分为三个阶段。

     

    移民入川的初期阶段,大体是顺治十六年(1659)至康熙二十一年(1682),此时期清廷虽然占领四川,但不久就发生三藩之乱,?#28798;?#31227;民填川的效果很差。

     

    移民入川的第二阶段,大体是康熙二十二年(1683)至乾隆六十年(1795),长达 112 年。这期间,由于清廷官方颁布“开荒即有其田”等土地政策,由此带来了大规模的移民四川热潮。

     

    而移民入川的第三阶段,则是从嘉庆元年(1796)算起,到大概同?#25991;?#38388;(1862-1874)终止。此时期,四川爆发“白莲教起义?#20445;?#20877;度发生内乱,?#30001;?#22303;地已基本被早期移民瓜分殆尽,所以仅有少量移民入川。

     

    有研究表明,明清鼎革之?#21097;?#20013;国进入了第4个灾害群发期,由于自然灾害频发,?#30001;系?#23569;人多,于是,在号称“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福建,在整个清朝时期共有20多万人选择了移民四川。

     

    当时,世居福建漳州府南靖县隐溪的陈氏,在康熙五十五年(1716)后,整个?#26131;?#23601;有2000多口人集体移民四川,并落户在四川金堂。

     

    乾隆十七年(1752),原籍福建漳州府龙岩州溪口县万安里、时年40岁的徐美周,带着28岁的妻子韩氏,用一个箩兜,一头挑着6岁的儿子,一头挑着仅有6个月大的女儿,就这样靠着步行?#22270;?#25361;,硬是走到了四川,并落户在了今天的重庆市大足县。 

     

    湖广填四川的主要迁徙线路。

     

    当时,湖广填四川的道?#20998;?#35201;有三条:第一条是由长江水路入蜀,第二条是由川北的川陕周边旱路入蜀,第三条是由贵州旱路入蜀。

     

    由湖北、湖南入川的移民,最常走的是第一条的水路;由陕西一带入川的移民,则?#19981;?#36208;第二条?#36824;?#24030;本省、广东、福建、湖南靠贵州地区的移民,则?#19981;?#36208;第三条。

     

    远离?#27663;?#30340;路,并不好走。

     

    康熙四十七年(1708),来自湖南零陵的王氏兄弟,?#22270;?#36733;了他们阅巫山,?#20219;?#23777;,历夔关,两?#23545;成?#37240;他乡之客,轻舟万重波惊失路之人,早?#24184;?#23487;,亦步亦趋,经月余,最终从湖南零陵经长江水路,抵达四川简阳的过程。

     

    5

     

    最早移民四川的路,也是冒险者和苦难者开拓的。

     

    康熙年间,已经50多岁的广东连平人谢子越,听说四川经过长期战乱后?#24052;量?#20154;稀?#20445;?#27589;然认定这是“豪杰可乘之机会”,于是“挈眷西迁”,最?#31456;?#31821;成都华阳。

     

    原籍广东长乐(五华)的教书先生范端雅,则因为饥荒走到了四川。雍正年间,?#28860;?#22320;区连续多年旱灾饥荒,面对当时家乡“凋?#27835;?#22797;”的窘困?#32622;媯?#36825;位私塾先生奋然而起说:“丈夫志四方,?#26432;?#26666;守桑梓。吾闻西蜀天府之国也,?#24544;?#21315;里,人民殷富,天将启吾以行乎?”于是,在饥荒和冒险主义的驱动下,范端雅最终带着5个儿子一起移民到了四川,并落户在四川叙永。

     

    以当时的交通条件,从湖北湖南邻近一带入川,最快也要一个来月。更远的例如从广东、福建等地出发,则最快也要三个多月。由于路途遥远,很多人为了移民四川,不惜变卖?#20063;?#20542;尽?#20063;?#20986;?#23567;?/span>

     

    雍正四年(1726),来自广东?#22235;?#30340;?#26080;?#29645;,就将全部?#20063;?#21464;卖后,取得现金120多两银子“入川?#20445;?#24403;时,?#26080;?#29645;带着妻子彭氏和年龄分别为16岁、12岁和8岁的3个儿子随行,当他们一家5口历经千辛万苦,来到四川荣昌县西?#20013;?#24687;时,已经用光了全部盘缠。?#20843;?#26102;也,盘费既尽,家无斗筲,举目无亲,借贷无门,拮据瘁瘩,固所难言。”

     

    为了冒险到四川寻找幸福生活,来自广东长乐(五华)的?#38605;?#20104;,于康熙五十九年(1720),带着三个儿子一起启程入川,当走到湖?#31665;?#38451;时,?#38605;?#20104;已经是身无分文。?#38605;?#20104;只得带着三个儿子留居在湖?#31665;?#38451;,靠着砍柴卖柴为生,经过“奋力?#37117;?#25259;荆,樵采三年,珠积寸累?#20445;?#25165;终于攒了100多两银子。于是,雍正元年(1723),?#38605;?#20104;带着三个儿子再次出发,最终历时40多天,步行到了四川简阳县踏水桥,并在当地安家落户。 

     

    身系铜钱的乡民:入川的?#21490;?#26159;个巨大的问题。

     

    来自广东的曾廷槐,也在康熙年间带着弟弟们从?#28860;?#20986;发入川,当步行到半路时,他们的路费已全部用光。当时,曾廷槐的六弟和七弟都还小,于是二弟主张将两个年幼的弟弟都给卖掉来换路费,曾廷?#22868;?#20915;反对。他说:

     

    “兄弟同气也,忍割同气以自生乎?亲灵必?#20005;?#23481;也!”

     

    于是,曾廷槐将自己穿的?#36335;?#21644;妻子陈氏的首饰全部卖掉“以?#26159;靶小保?#26368;终才得以步行到了四川金堂,后来,他们落户在四川简阳,并以租田耕耘谋生。

     

    蜀道难行,蜿蜒崎岖,却也彰显情义。

     

    康熙年间,来自湖?#20064;不?#30340;谌安仕,靠着一根扁担和两个箩兜,将两个年幼的弟弟谌安忠、谌安位,一路挑到了四川三台县景福镇。二十多年后,弟弟谌安忠娶妻生子,他的后裔为了纪念伯祖谌安仕疼爱弟弟们的情义,特地在景福镇建了一所“笃祜祠”来纪念谌安仕,这座祠堂有一副对联,联文写的是:

     

    友爱笃前人,三千里外双肩弟;

    ?#23648;?#24863;后辈,二十年来一报功。

     

    6

     

    入川路上,虎患也是严重的考验。

     

    康熙十年(1671),四川广安邓氏?#26131;?#30340;祖先之一邓绍祖,在从广东返回四川广安的途中,“为虎所?#22330;?/strong>。

     

    清朝初年的四川地区,在?#22478;?#24220;和保宁府,甚至发生老虎成群游荡吃人的现象。清初文人沈荀蔚就在《蜀?#30740;?#30053;》中记载,顺治?#22235;?span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color: rgb(89, 89, 89);">(1651)春:

     

    “川南虎豹大为民害,殆无虚日。?#23435;?#24029;东下南尤甚。自戊子(顺治五年)已然,民数十家聚于高楼,外列大木栅,极其坚厚,而虎亦入之,或自屋顶穿重楼而下,啮人以尽为度,亦不?#22330;!?/strong>

     

    沈荀蔚记?#21422;担?#30001;于虎患太过严重,当时在四川省内的移民如果要去河边取水,甚至要组织一帮人马,敲锣打?#26576;只鳶选?#25343;着武器才?#39029;?#38376;,以此来恐吓老虎,但即使是这样,在清朝初年的四川,还经常听?#30340;?#26576;州县的人,全部被老虎吃光了:

     

    “如某州县民已食尽之报,往往见之。遗民之得免于刀兵饥谨疫疠者,又尽于虎矣。”

     

    四川广安文人?#36153;?#30452;蜀乱这本书中记?#21422;担?#24403;时移民入川的风险非常大:

     

    “四川遍地皆虎,或七八,或一二十,升楼上屋,浮水登船。此古所未闻,闻亦不信。

     

    ?#36153;?#30452;记载道,有一年夏天,他乘船从宜宾去泸州,竟然见到长江两岸的?#31243;?#19978;,有许多又肥又壮的老虎在?#22266;?#38451;。船靠泸州时,又见数十只老虎“?#24184;?#27743;边,鱼贯而?#23567;薄E费?#30452;有一天晚上夜行,竟然在月光?#24405;?#21040;四只老虎,幸亏藏匿在草间,才得以幸免于?#36873;?/span>

     

    而比残酷的虎患更恶劣的,是移民环境的恶化。

     

    在清廷的政策鼓励下,整个康熙年间(1662-1722),来自湖北、湖南、陕西、广东、广西、福建、贵州、云?#31995;?#22320;的移民前后达155万人之多。到了雍正时期(1723-1735),由于开始丈量土地,限制人口流入,此时移民潮有所降低。但到了乾隆、嘉庆年间(1736-1820),清廷再次放开限制,前往四川的移民又增加了420万人。

     

    由于移民剧烈猛增,后来的移民已经错过了早期通过“插占?#22868;?#21487;大?#31354;?#26377;,或廉价购买土地的?#24179;?#26102;机。于是,在乾隆、嘉庆年间,经历千辛万苦抵达四川的移民们?#38480;?#22320;发现,四川早已并非先祖们传说中的天堂。无奈之下,他们只?#27599;?#30528;帮人做佣工,或者租田佃种方?#20389;?#29983;。

     

    到了乾隆时期,整个四川的土地已经是“开垦殆遍,几于野无旷土了”。

     

    乾隆?#22235;?span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color: rgb(89, 89, 89);">(1743),四川巡抚纪山在奏疏中说:

     

    “查湖广等省外来之人,皆因误听从前川省地广人稀之说,群?#20960;?#24029;报垦,不知川省已无?#30446;杀佟!?/strong>

     

    与康熙年间抵达四川、许多能当?#31995;?#20027;的农民不同,到了乾隆年间,四川即使是?#32435;?#37326;岭,也几乎已开垦殆尽。


    定居于四川成都龙泉十陵的卢氏人川始祖卢仁彦,当初就是在乾隆二十三年(1758),从?#28860;?#21382;经三个多月的艰苦跋涉,才抵达四川华阳。

     

    满以为是到了?#24179;?#22825;堂的卢仁彦,此时才发现四川已是无地可占。无奈之下,为?#25628;?#23478;糊口,卢仁彦在抵达四川华阳的第三天,就开始帮别人耕田。他的二儿子帮人做佣工,三儿子则帮人放牛来谋生。

     

    原籍广东?#22235;?#30340;14岁的?#22270;?#23569;年刘秀标,在入川抵达重庆江津县油溪镇后,以帮人放牛谋生。所幸这家女主人很有同情心,把他当做儿子一样?#23637;耍?#21040;了晚上还帮刘秀标缝补?#36335;?#30001;于刘秀标的?#36335;?#38271;期没有洗涤,不仅又脏又破,而?#39029;?#28385;跳蚤,为此女主人还将他的?#36335;?#25343;去“蒸湔”。

     

    此前,刘秀标的兄长刘秀桂先行入川,当刘秀标找到哥哥时,才发?#20013;?#38271;由于帮别人当石?#24120;?#19981;小心被石头砸伤了?#29275;?#25104;脓疮”。于是刘秀标到处为哥哥求医问诊,好不容易把哥哥的脚治好后,兄弟俩却花光了所有的钱财。无依无靠的两兄弟,最终在重庆街?#32321;黄?#27814;为乞丐。

     

    而刘秀标、刘秀桂兄弟的遭遇,也是湖广填四川期间,部分赤贫移民艰辛生活的一个缩影。

     

    7

     

    至此,在进入嘉庆年间(1796-1820)后,随着四川土地的开垦殆尽,湖广填四川的移民?#20445;?#26368;终逐渐减弱,并在同?#25991;?#38388;(1862-1874)后彻底消失。

     

    历经从顺治十六年(1659)到乾隆六十年(1795)前后断续的移民?#20445;?#22312;湖广填四川近600万移民的补充下,四川的人口,从康熙二十年(1681)的大约50万人,逐渐恢复至康熙六十一年(1722)的231.6万人。到了乾隆四十一年(1776),四川实际人口突破了1000万

     

    到了嘉庆十七年(1812),四川人口已达到2071万。宣统二年(1910),四川人口更是达到了4800万。而四川庞大的人口基数,也为抗战期间,国民政府?#21171;?#22235;川、最终取?#27599;?#25112;胜利奠定了伟大的根基。

     

    可以说,今天的四川人,融合且激荡着整个中华民族的血脉,我们?#21280;?#30456;?#39304;?#33258;古一系。

     

    而?#27663;紓?#22987;?#24080;?#38590;以忘却的存在。

     

    在先祖移居四川一百多年后,光绪二十一年(1895),后来位?#23567;?#25098;戌六君子”之一的进士、刑部主事刘光第(1861-1898)回到了福建武平的先祖?#27663;紜?/span>

     

    刘光第的先祖,是在康熙五十一年(1712)从福建武平县湘坑湖村,移居四川富顺县杜快铺卢?#26131;臁?#20316;为四川刘?#20806;?#23447;返回原乡第一人,当刘光第返回福建武平时,宗亲们特别为他在祠堂举行了接风宴会,并引领他祭拜祖先灵位。此后,刘光第还脚穿麻布草鞋,跟随宗亲祭扫祖墓。为此,刘光第特地写了一幅对联,联文曰:

     

    数千里闽蜀一派源流;

    十几世祖孙同年乡会。

     

    为?#25628;?#25214;?#27663;紓?#27665;国军政强人杨森(1884-1977),?#36864;?#30340;祖?#35753;牽?#21017;整整找了200多年。

     

    当初,杨森的先祖杨兴阶,于康熙年间(1662-1722)从湖南衡阳县草塘村移居到了四川广安,到了民国初年,杨家在四川已繁衍9代,杨森是第7代孙。杨兴阶在临死前曾经嘱咐子孙们说:“我的老家在湖南衡阳草塘,你们有机会时,要去?#30333;谌献媯心?#24536;记。”

     

    杨兴阶的这个口头遗嘱在四川广安杨家世代相传,但子孙们传到后来,却?#36873;?#34913;阳”两个字给传漏了,成了“湖南草塘?#20445;?#20294;湖南有70多个县,“草塘?#26412;?#31455;是在湖南哪里呢? 

     

    祖籍湖南的四川军政强人杨森。

     

    一直到1937年,杨森带领军队出川抗日,入湖南设防时,几经周折,终于获悉草塘村是在衡阳。为了迎?#21451;?#26862;回乡认亲,1941年夏天,湖南衡阳草塘村杨?#29486;?#20146;们,为他举行了盛大的返乡认亲仪式。杨森则为草塘村的杨?#29486;?#31072;题写了对联:

     

    数传自巴蜀归来,得拜祖宗,欢腾一族;

    千载冀衡湘子弟,共矢忠勇,?#27425;?#20013;华

     

    返乡?#29486;?#21518;,杨森特地在草塘村住了4天,以此怀念乡情。

     

    而记载祖先于乾隆时期,从广东?#22235;?#31227;居四川奉节的《刘氏?#32423;?#26063;?#20303;罰?#21017;有一副联诗写道:

     

    骏马骑行各出疆, 任从随地立纲常。

    年深外境皆吾境, 日久他乡即?#27663;紜?/strong>

     

    他乡吾乡,从湖广到四川,作为中国人,我们始终不曾分离。 

     

    参考文献:

    陈世?#26705;骸?#22823;迁徙:“湖广填四川”历?#26041;?#35835;》,四川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王炎:?#19969;?#28246;广填四川” 的移民?#39034;?#19982;清政府的行政调控》,《社会科学研究》,1998年第6期

    田光炜:?#19969;?#28246;广填四川”的移民过程》,?#31471;?#24029;师院学报》,1981年第2期

    张敏等:《明末清初 “湖广填四川 ”人口迁徙及其?#36299;臁罰?#24120;熟理工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5期

    李 华:《?#31243;浮?#28246;广填四川”对巴蜀地区的文化?#36299;臁罰?#28246;?#26412;?#27982;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6期

    孙晓?#36965;骸?#28165;代前期的移民填四川》,四川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 <noscript id="y4ecy"><xmp id="y4ecy">
    <acronym id="y4ecy"><optgroup id="y4ecy"></optgroup></acronym>
    <rt id="y4ecy"></rt>
    <tt id="y4ecy"><noscript id="y4ecy"></noscript></tt>
    香港叶先生六肖中特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500期河南22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广东11选5-快乐彩安徽快三形态走势六合彩香港国际足联排名积分规则内蒙古快三500期走势图乒乓球教学视频横拍正手进攻足球欧赔分析软件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七乐彩10个复式中5个多少钱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100期娱乐场注册送体验金超级大乐透玩法